快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解除收养关系15年被撞成植物人养母举债20万相救

发布时间:2021-01-21 03:26:28 阅读: 来源:快递厂家

原标题:解除收养关系15年后他被撞成植物人,养母举债20万相救

现年69岁的溧阳市民葛老太直至今天都只称呼自己的亲生儿子为“小儿子”,她心目中的长子潘军(化名)已因车祸去世,此前由于重伤救治,葛老太不但拿出了自己一生的积蓄,还举债20余万元用于潘军的救治。但其实,潘军并非葛老太的亲生骨肉,而且早在1999年,葛老太就与他解除了收养关系。“我养了他20多年,总不能看着他死吧?”在讲述她与养子之间的事时,老太又开始伤心。通讯员史云霞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毕俊星文/摄

半年来为救养子,一波三折

曾经的养子被撞成植物人,老太举债救他

2013年底,溧阳市的葛老太在家中突然接到交警的电话:“大儿子”潘军出了车祸,受了重伤。虽然说是“大儿子”,但实际上作为养子的潘某,在十五年前就和老两口解除了收养关系,多年没有联系了。但葛老太挂念着养子,得到消息后,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才发现潘军因严重受伤,已成了植物人,并已拖欠了医院四万多元医疗费。因他离异后没有别的亲人,如不继续缴费,治疗难以维持。

“一定要救,我出钱来交医药费!”葛老太赶回家,取出压在箱底的几张存折,到银行取出了全部积蓄,先后垫付了二十多万元医药费。为了潘军的继续治疗,她甚至借遍了亲朋好友,欠下大量债务。

因已解除收养关系,养母无法作为代理人索赔

钱不够继续治疗,怎么办?葛老太找到溧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希望通过保险公司讨回垫付的医疗费,然后再继续为养子治疗。在受理过程中,法援工作者遇到了难题:医疗费是由葛老太垫付的,只能向潘军提起诉讼,并不能直接向保险公司和肇事者提起诉讼。如果以潘的名义起诉,由于他现在是植物人,需要法定代理人,而葛老太与他已无法律关系,无法成为代理人。法援律师多次与法院协商,但由于没有法律依据,始终无法立案,潘军则长期躺在医院内,每天都在产生医疗费和护理费,葛老太已筹不出钱了,老两口甚至掏出了两份微薄的退休金。

法援工作者并未放弃,与葛老太一起在法院、民政部门之间奔波,并多次与葛老太的亲朋沟通,告知他们按照潘某的伤情,肯定会得到保险公司和肇事者的依法赔偿,且赔偿费用肯定大于垫付的医疗费,以消除他们的顾虑。最终,亲戚们再度拿出了近10万元予以施救。

放不下

养子撒手人寰,老太又收养了“孙儿”

令人遗憾的是,今年下半年,潘军最终还是因救治无效身亡。经法援律师全力协助,最终获得赔偿,赔偿款刚一到位,法援工作者即联系葛老太,转交给了她垫付的医疗费。现在,让老太闹心的是,肇事者至今未全额支付赔偿款,“不知道什么原因,法院执行局一直没有对对方强制执行赔偿,如果这部分赔偿到了,债务基本上能还清,我自己的积蓄就算了……”养子去世了,可是还和已经离婚的第二任妻子留下了一个五岁的孩子。眼看着孤苦伶仃的“孙子”,葛老太还是舍不得:“找公安局反映了一下情况,把孩子的户口挂到了我这里。”

当年解除收养关系,是恨其不争

38年前捡来弃婴,一家人捧着养

潘军的出生日期是1976年10月1日,葛老太的母亲从溧阳市南门桥边捡到他时,他刚刚出生16天,“当时我母亲把他捡回家,他的亲生父母把他裹在一个‘蜡烛包’里,怀里还放着一张纸条,说孩子是十月一日出生的。那时候我跟丈夫已经结婚多年,但是一直都没有孩子,所以父母是抱着‘养儿防老’的想法把他捡回家了。”但是一起生活后发现,孩子的体质很差,甚至出现了小儿窒息的症状:“在家做家务的时候就要把孩子背在背上,防止他突然窒息。”

为了检查出孩子究竟有什么问题,老太把他送到溧阳的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胆管畸形,在当时来说救不回来了,建议放弃治疗或者直接送到南京或者苏州,大城市的医疗条件比较好。”看着小小的潘军,葛老太心里舍不得:“能救得活就救,实在救不活也没办法了……”

小学开始“叛逆期”,23岁解除收养关系

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到上学了,可是到了高年级,幼小的潘军就早早地进入了“叛逆期”:“他那时在当时的和平街小学上学,可到了五年级左右,他就在外面跟着外面的人瞎晃,经常放学后都不回家。”那年冬天,小潘军放学后迟迟没有回家,当时下着大雪:“我和丈夫相互搀扶着出去找他,生怕他滑到河里去,把他找回家后我们抱着他就哭……那时候他会泡在游戏厅里玩游戏机,有时候回家竟然只有一只鞋,我们就劝他注意安全,鞋丢了没关系,千万不要自己掉到河里去。”

一直到20多岁,眼看着辛苦养大的孩子不务正业,葛老太和老伴感觉不是个办法:“就去起诉,要求解除与他的收养关系,但是经法官劝说再给他一次机会,我们就撤诉了——其实不是说跟他没感情了,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他施加压力,希望他自己能够成熟起来。”可是时隔不到一年,潘军故态重萌,葛老太夫妇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收养关系。1999年,潘军23岁时,葛老太夫妇正式通过法律程序解除了与他的收养关系。

剪不断

脱离关系后,仍凑钱帮他办喜酒

尽管已经与葛老太夫妇解除了关系,但是潘军在遇到困难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依然是养父母,“他结过两次婚,第一次结婚时,他回家来找我,说年龄到了,要结婚,可是没有钱也没有房子,只好回家来找我们。我们想着虽然已经解除关系了,可是也不能不管他,所以让他结婚后回家来住,还掏钱给他办了喜酒。”可是潘军的第一任妻子没有生育能力,潘军居然瞒着老夫妇悄悄离了婚。

2009年,潘军打算开始第二段婚姻,仍旧没钱,葛老太与家人一商量,还是凑钱让他结了第二次婚,这次的婚姻也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因为习惯挥霍、不顾家庭,潘军的第二任妻子忍无可忍之下与其离婚,“如果两年中他能改过自新,对方愿意复婚,可是没想到时间没到,人却没了……”

王者守卫最新版

656娱乐

情剑奇缘

饭局狼人杀appios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