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G专利谈判遇阻高通WCDMA专利费率成拦脚石

发布时间:2020-02-14 07:04:46 阅读: 来源:快递厂家

这场从去年就开始的谈判,两三月个前,在进入第三轮关于WCDMA的专利费谈判时,因美国高通的拒绝接受而暂时搁浅,包括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等几家专利持有者也已基本同意降低费率

代表厂商利益并受政府委托的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与国外厂商进行专利费谈判一事,近期已陷入僵持阶段。

这场从去年就开始的谈判,两三个月前,在进入第三轮关于WCDMA的专利费谈判时,因美国高通的拒绝接受而暂时搁浅,包括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等几家专利持有者也已基本同意降低费率。

“目前,谈判没有太大进展,但现在一直在和已经同意降价的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厂商沟通。”知情人士称,“但事情一直不温不火地进行,决策层的意思是,在3G牌照发放前,必须把三大标准可能面临的专利问题全部厘清。”

谈判受阻

消息人士称,这场谈判从2004年2月前后启动,由信产部电信研究院牵头,院长杨泽民作为首席代表参与此次谈判,标准所所长王志勤为谈判责任人。

据了解,谈判按实际进展情况分为好几轮,目前,已经具体细化到了降低WCDMA专利费率的问题上。除了美国高通公司之外,其他持有WCDMA的厂商基本上已经同意降低专利费。这几家公司达成此协议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保证与WCDMA技术相关的专利权使用价格要小于装备价格的5%。而目前,高通公司给各合作厂商的专利费率没有统一标准,“根据双方谈判结果来定”。

“每个厂家在作出决策的时候,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考虑问题,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厂商不仅生产芯片,还包括网络和终端,同意降价对他们自身来说将会获得更多的市场。”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经理王煜全认为。

不过,业内人士也认为,随着国内电信设备商、手机企业上马3G的迫切需求,高通应该会作出适当让步。

该说法的佐证是,华为、中兴、普天等国内网络设备商以及波导、TCL等终端厂商的委托电信研究院进行谈判,到第二轮的时候,上述企业分别开始和高通签约。

2004年11月16日,夏新电子与高通公司签署了全球商业化CDMA用户单元技术许可协议,加强在CDMA20001XEV-DO设备开发合作。随即,UT斯达康、中兴通讯、华为等纷纷与高通签署了技术授权的相关协议。

TI(德州仪器)的一位高层认为,这“可以理解”,对于中国厂商来说,电信研究院虽然代表他们的利益,但研究院是非行政部门,只能维权,不能以行政命令强加干预,“由信产部下属的电信研究院来操作,避免有关部门出面而带来的强制性色彩,这应该也是有关部门考虑得到的问题。”

王煜全认为:作为制造企业,“他们很清楚,越晚和高通合作,就越晚得到核心技术,对他们来说,手机研发的难度远远小于核心技术研发。”

专利成本转嫁用户

一家生产WCDMA终端的手机厂商抱怨,对于厂商来说,目前的选择面非常小,他们最初打算找TI或是诺基亚合作,但最后不得已向高通购买。

“关于谈判进展情况,具体的细节问题,对于我们这种处于后台的参与企业来说,很难有第一手的详细资料。”一家当初曾发出委托谈判申请的厂商感叹。“生产、研发还是得继续,光是专利费,我们就投入了数百万元资金,没有明确的谈判何时结束的时间表,这让人觉得谈判遥遥无期。”

关于专利费问题,“目标是达到基本满意即可,”信产部一位官员透露,“高通也必然还有松口的可能性。”

在谈判之初,由于考虑到谈判的艰巨,整个过程没有设定明确的时间限制,“视谈判的进展情况而定”,但大致分为几轮。“从这件事情整个的复杂程度来看,绝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解决那么简单。”中兴的一位高层认为。

“这样一来,立即会‘水涨船高’,企业必定会把高额专利费转嫁到了最终用户身上。”中兴通讯的一位高层表示,“受牵连的是小到企业和消费者,大到国内未来的3G市场普及。”华为深圳总部一中层也认为,除了中国联通的运营因素以外,CDMA的企业亏损和高通的过高专利费有关。

固执的高通

“高通为当年的转型而‘孤注一掷’,专利使用费降价关系它获利空间的大小。”这家3G专利霸主曾多次因被诉“垄断”而与诉讼方对簿公堂。

1997年,爱立信与高通就CDMA专利权侵害问题进行过长达两年多时间的法庭诉讼与反诉讼,1999年达成互相授予专利许可的协议庭外解决。这场官司结束后不久,高通就把CDMA基础网络设备和手机制造业务分别转让给了爱立信与日本京瓷公司。

1998年,诺基亚对高通在美国与欧洲申请的一项CDMA关键技术专利提出异议,尽管高通最后仍然获得了美国与欧洲的标准委员会授予的这项专利权,但是与诺基亚的纠纷一直拖到2001年,也以互相授予专利许可协议的方式解决。高通理清专利权纠纷后,实际上还消除了高通有一段时间一直不得不考虑的芯片业务部门分拆的必要性。

也是基于上述部分原因,2002年,上演了联手压低专利费WCDMA联盟叫阵高通的故事。

根据NTTDoCoMo、爱立信、诺基亚和西门子共同提出专利许可计划,WCDMA基本专利的许可费率要与每家公司拥有的基本专利数目成比例。

这是因为,高通不是WCDMA专利的唯一所有者。据ETSIandARIB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02年10月,WCDMA专利方面,爱立信持有专利数为27%、诺基亚为18%、高通17%、摩托罗拉13%。除了NTTDOCOMO3%,InterDigital%之外,Hitachi、NEC、阿尔卡特、富士通分别持有2%。

而据ZDNet的数据显示,目前,在WCD-MA方面的专利分布为,诺基亚35%、爱立信31%、西门子5%,而高通已经降为6%。

全球GSM协会中国区总裁雷鸣介绍,虽然专利分布在不断变化,但按照欧洲协议,拥有WCDMA专利的厂商都属于WCDMA联盟的成员,各厂家代表从而形成执行委员会,代表所属厂商形式利益,“这些成员按照谅解原则达成共识,必须在决策上保持一致。”

他认为,高通与诺基亚以及爱立信等厂商不同,作为一家以收取专利为主的厂商,中国在它的全球十几亿美元的知识产权费中只占有一部分,但中国的3G市场也是难以忽视的诱饵。按照高通内部人士自己的说法,较之韩国的6%,中国早已下调的比率让这次谈判被要求再次降价缺乏足够的理由,“政府部门的介入在国外也没有先例。”

如果高通的态度不变,谈判就会就此进入冰冻期?

权威人士表示,除却必要时动用行政干预的可能性,这次谈判也绝不会没有结果而就此收场。“这涉及双方的利益和商业模式,经过多方斡旋和利益权衡之后,高通必定会找到妥协的理由。”

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经理王煜全认为,如果说,现在高通能影响谈判进程,是WCDMA联盟的协议在起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多方主体会更多地从自身利益考虑问题,联盟的作用会逐渐淡化。

“国内企业需要做的是,在核心技术周围,加大研发投入,使自己在国际上凭借技术换取更多的话语权。从劳动密集型市场向技术密集型转化的过程,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面对这场几乎涉及所有的电信运营商、设备提供商以及终端制造商的博弈,国家知识产权局协调管理司司长马维野对记者表示。

3G三大标准专利所属基本情况:

CDMA2000标准中,美国高通公司占据29%份额,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前三位的高通、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加起来占据了专利总数的60%;在WCDMA标准中,主要以欧洲厂商诺基亚和爱立信为主,两者总共占了67%的专利总量;TD-SCDMA标准中,大唐电信占7.3%的份额,大部分专利仍掌握在诺基亚、爱立信及西门子手中,它们三者共占据了66%的份额。

广州筹划税务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资金增资

深圳代理记账价格

深圳代理记账注册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