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珠宝店被劫劫匪一夜间消失遇害店长尸体旁一金戒指暴露劫匪踪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05:00 阅读: 来源:快递厂家

2014年9月14日,表彰大会尚未结束,我就偷偷离开了,没曾想一出门就遇到了一个熟人,许亦昌。

我本以为经过上次的事,他可能要就此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再次遇到他时,他反而还升职了。

他看到我,眼神里略有一丝尴尬,急匆匆就要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我也没有理会他,一个人离开。

然而没走几步,他居然又跑了过来,看了看我,舔了舔唇,支支吾吾地说道:“齐队长,听说前几天你被绑架了?”

我懒得解释其中缘由,不过也没有点头承认。

他接着说,“市里最近发生了一起大案,你知道吗?”

我摇摇头,“前两天在家休息,什么都不知道。”

许亦昌眼睛里突然开始放光,热切地看着我,“那齐队长有没有兴趣?我想要不是因为这个案子,你的绑架案也不至于惊动武警吧。”

我突然想起来,大队长曾说过,出事那天全市警方都忙碌起来了,难不成是因为这个案子?

许亦昌确实勾到了我的胃口,我不禁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亦昌意味深长地摇摇头,“你要是答应帮忙,我就告诉你,毕竟我也签了保密条例。”

哼!我冷哼一声,“拿保密条例吓唬我可没用,震惊全市的大案能保密得了?”我扭头作势要走。

许亦昌慌忙拦住我,“好好,算我服了,我告诉你吧,市里有两家珠宝店被劫了,涉及金额几百万。更重要的是,其中一家的老板,可是市里某个领导的儿子!”

“抢劫的钱再多,也不至于惊动全市警察吧?”我疑惑。

许亦昌靠近过来,在我耳边说:“问题是,那位领导的儿子被劫匪杀了!”

2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出了人命,而且还是个官二代,怪不得许亦昌这么焦急,估计那位大官给了警方不小的压力吧。

许亦昌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齐队长,反正最近你也没事做,帮个忙,只当凑个热闹。这次可是我父亲好不容易帮我争取来的戴罪立功的机会,要是把这个案子破了,那我现在的职衔可就不是临时的了。到时候对你也有好处不是?”

看着许亦昌满脸的愁容,我知道他也很难,这个案子谁敢轻易接手?

破了案什么都好说,但是一旦没查清楚,那责任可就大了。我想,许亦昌不过是被拿来背黑锅的而已,反正他已经走投无路,要想彻底翻身,必须靠这个案子。

思前想后,我还是选择了帮他,“不过提前说好了,我可不是神探,不是所有悬案都能破解的。”

许亦昌差不多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一听我答应,急忙拽着我走,说是去看现场。

许亦昌一边开车,一边向我介绍案情,其实他也是半路接手的,许多细节已经不可考究,不过基本信息了解的差不太多。

3

案情发生于9月6日。

中秋节即将来临,卓鑫珠宝店老板吴卓鑫把店里的事交代给经理徐滔,自己回老家过节,顺便休息几天。

因为店里生意冷清,徐滔早早就宣布下班,让其他人都走了,只留下自己核对账务,并且考虑着珠宝店如何经营下去。

相对于卓鑫珠宝店堂前无人,门可罗雀的景象,大黄金珠宝店却是人潮涌动,摩肩接踵。靠着各式各样的促销活动,吸引来大批客人,员工们忙得不亦乐乎。不过,老板刘秀和朋友孙不复去酒吧喝酒去了,没在店里。

据孙不复说,他们大概是晚上七点去的酒吧。酒吧就在同一条街的街尾拐角处,叫做星辰酒馆,平时人不多,不过气氛很好,刘秀经常去那里。

大概喝酒到十点左右,刘秀有些醉了,孙不复开车送他回来。孙不复知道他最近一直就住在大黄金珠宝店二楼,所以很快就送到了。见店里还亮着灯,以为还有人在,于是就没送他进门,让他下了车,自己就离开了。

事后,孙不复回忆说,当时自己喝得也不少,就没太注意。现在想想,那时候可能正是劫匪在店里打劫的时候,喝醉了的刘秀进去后,被歹徒杀害。

刘秀的尸体就在二楼卧室,一刀刺进心脏,身体没有其它伤痕,说明生前没有经历过搏斗或者殴打,就是被一刀毙命的。现场保险柜开着门,里面空荡荡的,说明恰是歹徒所为,劫财杀人!

如果说案子就这么简单,或许一切看起来都十分合理,但是并不然。

在大黄金珠宝店被劫之前,卓鑫珠宝店先被劫了。

据卓鑫珠宝店经理徐滔回忆,当晚九点半左右,他正准备锁好门上楼休息,突然有人敲门。他喊了几声,却没有回应,以为是乞丐,便拿了几个月饼,打算送给这个乞丐,让他也过个中秋节。

然而不料想,他刚露出头,什么都没看到,脑袋就被人敲了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根据珠宝店内部的监控录像发现,劫匪一共四人,全部穿着动物模样的套装。别说男女,连身材胖瘦个子高低都判断不出来。而且他们谋划已久,一进门,第一时间找到了店里的电闸。电一断,所有警报设备以及监控录像,全部失效了。

当徐滔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店里早已被抢劫一空,于是他第一时间报了警。

而大黄金珠宝店的经理交代,当天由于搞活动,一直到八点才下班,所有人都累坏了,所以一下班就都走了。经理关了灯,锁好门,然后就离开了。至于刘秀,他没有见到,也不知道老板晚上会不会回来。

劫匪打劫完卓鑫珠宝店后,没有停留,直接奔对面大黄金珠宝店而去。只不过街上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都已经被人用泥巴糊上了,什么都没有记录下来。

但是大黄金珠宝店里的监控录像却录下来一点。

劫匪用暴力破坏了卷门,闯进店里后第一时间用泥巴糊住了监控摄像头,然后才进行实施抢劫。由于大黄金珠宝店刚开业不久,并没有其它的防盗措施,也就没有留下其它证据。

同一批劫匪,两次打劫过程却相差甚远,这让我和许亦昌都有所怀疑。首先在卓鑫珠宝店里,他们准备充分,一进门就断电,而且也没有杀人。但在大黄金珠宝店就不一样了,不仅没找到电源,还杀了人。

前后对比来看,仿佛不是一伙劫匪干的!

更让人无法猜透的是,在两次录像记录下来的内容里,都看到劫匪一共四人。身穿动物模样的全身套装,全身紧裹,只露着带着胶质手套的双手,而其中两人拿着枪,一人背着包,一人拿着锤。

徐滔是被人用铁锤砸了头部,瞬间就晕倒了,虽然流了血,但不致死。可刘秀这里就不同了,不仅抢走了保险柜里的东西,还用刀杀了人,而这把刀就是刘秀房间里的一把水果刀。

如果需要合理解释的话,那就是说,劫匪们是临时起意,一次劫两家。而且还有人被刘秀看到了真实面目,或者是听声音认了出来,然后被杀人灭口了。

4

案情还原基本就是这些,至于现场证据,竟然一点有用线索都没有留下。

无论是第一批警方还是老候,都在现场查了很多遍。由于戴了胶质手套,没有找到一枚劫匪的指纹,而且他们都穿着全身套装,所以脚印也无法成为判断标准。

唯独有一个疑点,那就是刘秀的尸体。老候没机会验尸,不过从原来的验尸报告来看,凶手力气很大,一刀直接穿透衣服,整个刀身全部刺进身体里去了。

我不禁有些诧异,难道说劫匪当过兵?

一般来说,普通军人都未必能用一把水果刀做到如此效果,除非他真的是个练家子!

证据找不到,剩下的就是这里工作人员的口供了。

据老板吴卓鑫交代,他和刘秀有些小矛盾。

刘秀此前并没有涉及珠宝一行,只是偶尔有一次来吴卓鑫店里逛,恰巧看上了一件漂亮的玉镯,于是打算买下来。但是那玉镯已经被人预订了,而且是全国限量款,吴卓鑫店里就这么一件,便委婉地讲清楚缘由并且拒绝卖给他。

刘秀顿时就生气了,和吴卓鑫吵了一架后气冲冲离开了。吴卓鑫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曾想这官二代的脑子里不知道装了什么玩意儿,没多久就在街对面也开了一家珠宝店,也就是大黄金珠宝店。

刘秀自开店以来,不为赚钱。无论金银玉石,各式各样的首饰珠宝全部比卓鑫这边的价格低一层,而且天天做促销活动,所有的客人都被吸引了过去。

吴卓鑫就是个普通小商人,如何能和刘秀拼家底,于是主动示弱,去给刘秀赔礼道歉。然而刘秀并没有接受,还把吴卓鑫骂了一顿赶了出来,吴卓鑫看店里这么冷清,这才生出中秋回老家过节的心思。

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中秋还没过,店里就遭劫了。价值几百万的金银珠宝,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他刚下火车就接到这样的消息,只能立刻赶了过来。

这是从吴卓鑫那里得知的信息,没什么营养,但至少抓住了一个点,他和刘秀有点小仇。不过,我不理解他为何主动说出来,这可是大大增加他被怀疑的几率啊!

当然,若是这件事人尽皆知的话,还是他主动说出来更靠谱。

许亦昌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所以到现在依旧是一筹莫展,根本不知道从何入手。附近路口的监控录像都已经调出来查看了,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疑似劫匪的行踪。

仿佛那四个人,一夜之间彻底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难不成他们穿的衣服,戴的手套,用的铁锤,背的书包,甚至抢来的珠宝,全都销声匿迹了不成?

这绝对不可能。

可是如今已案发过七日,几乎没有什么可能找到那些东西了。他们只需要随手扔到一个垃圾站里,第二天就会被垃圾车送往垃圾处理中心,何况已经过去了七天呢?

不知不觉我们再次陷入了僵局,许亦昌有些无望,本以为我能帮他分析找出一些可用的线索,可我确实无能为力。

甚至于现场我都没有任何兴趣去看了,我知道,自己一定找不出更有用的线索来。

许亦昌把厚厚的一沓笔录递给我,说是之前的负责人给他的,全部都是相关人员在案发前后的记录。他看了一遍,没有一个人说过的话有问题,而且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矛盾的地方。

我把那沓纸扔到一边,说道:“你一个研究心理学的人都没有看出来问题,让我看有用吗?”

他笑了笑,却是满脸的无奈,摇了摇头,“那我们怎么办?我现在真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太乱了。”

我叹口气,“算了,既然都已经到了现场,还是先查看现场吧。”

我俩下了车,用猜拳的方式决定了先去哪个珠宝店。我赢了,先去了卓鑫珠宝店。

这里是最不可能留下证据的地方,但是却总让我有种疑虑飘在脑海里,可我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珠宝店里已经没有人了,我和许亦昌撕开封条,推门进去。

这珠宝店也没有多大,不过装修得不错,看上去金碧辉煌,凸现奢华气概,只是所有的玻璃柜台都已经被砸破了,里面的珠宝首饰早已全部不见。

大堂右侧是收纳处,柜台后面有一个楼梯,直上二楼。二楼是老板吴卓鑫的休息室,和一间值班室,平时经理徐滔就住在这里。

左侧则是一个卫生间,不过在柜台里面,外人想进去需要翻越柜台。而许亦昌告诉我,卓鑫珠宝店的总电闸就在这个卫生间旁的小隔间里,平时根本没人进去过。

这就有问题了,平时没人进去,这四个劫匪是如何得知总电源在那里的呢?就算踩点也不可能来打听人家的总电闸在哪里吧?

我问许亦昌,他说倒是想过,不过这都说不准。据卓鑫的销售员说,前几天恰巧有过一次断电,徐滔经理曾进去检查过,或许就是那次让劫匪踩点的人看到了吧。

我摇摇头,“这未必太巧合了吧?多半是里应外合。”

我正色地看着许亦昌,说道:“传唤吧,把卓鑫店里所有人都叫来,咱们亲自审问。”

5

许亦昌最拿手的就是刑讯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留下了阴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亲自审查那些人,这恐怕是他最大的失误了!

许亦昌似乎也有所悔悟,看笔录和亲自审问可是截然不同的效果。他二话没说,立刻打电话叫人来,也不用换地方,就在店里审问。

没多久,许亦昌的人带来了第一个,也就是经理徐滔。徐滔第一眼看到我们,眼珠子里就充满了疑虑,眼色乱飞。许亦昌还没问话就告诉我,他肯定说谎了。

我没有否认,但就冲他这点胆量,未必就是那里应外合之人,或许隐瞒了什么东西,只不过肯定不重要。

果然,我和许亦昌连唬带吓审问一番,还是没什么大的发现。只是这徐滔隐瞒了一点,当时他并没有拿月饼出去给乞丐,反而是打算出去揍那乞丐一顿。

送走了徐滔,第二个进来了。是珠宝店的会计兼出纳,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微微有些胖,说话慢吞吞的,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不过许亦昌还是告诉我,从心理学上来判断,她也在撒谎。

或许也是瞒了些小问题吧,我再三问她,依旧没有结果,只能送出去。

第三个进来的是店里的销售,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过只会说不知道,简直就是一问三不知。她来店里时间不长,所以了解得不多也正常。

下一个则是店里的老牌销售,同样是一个女人,不过已经快四十岁了。一张嘴能说会道,只要让她说,就是白的她也能说成黑的。嘀嘀咕咕半天,什么有用的信息没问到,还差点给许亦昌介绍起女朋友来,我赶紧赶了出去。

她刚走,许亦昌突然又说道:“不对啊,这个人好像也在隐瞒着什么,她一直说,就是为了让我们少问问题,这说明她心里有鬼啊!”

我看了看许亦昌,脸色怪怪的,难道他病了?怎么这店里人人都有问题呢?

我俩正在想着,下一个进来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瘦高瘦高的,皮肤很白,胡茬儿发青,头发也很茂盛,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年轻。

他是店里唯一的保安,平时由他和徐滔轮流值班,负责店里的安全问题。

不过,最近徐滔租的房子到了期,房东涨了租而且还租给了别人,徐滔一时没了地方住,就暂时先住在这里。所以他这个保安也就省去了很多事,白天上班晚上就可以照常回家了。

他一进门就开始紧张,紧绷着脸,严肃的面孔上肌肉都在抖动。不用许亦昌说,我知道他也有问题,用力一拍桌子,说道:“说实话,案发当晚你干什么去了?”

我这么一嗓子,把许亦昌都吓了一跳。不过那中年男人并没有被我吓破胆,反而畏畏缩缩地回答,说是下了班就回家了,他老婆可以作证。

接下来又问了几个问题,可依旧没什么收获,只能放他走。

最后一个男销售也被审问一遍,依旧没有问出来任何问题。但是从许亦昌专业的角度去看,卓鑫珠宝店的六个店员,几乎每个人都有问题。

怎么会这样呢?

6

难道是卓鑫珠宝店的人监守自盗?而且还顺便劫了对面的大黄金珠宝店?

我脑子里不知道为何冒出来这样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虽然离谱,但圆满回答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两次打劫的差异。

因为他们对卓鑫珠宝店十分了解,所以可以一瞬间找到总电闸。而到了大黄金珠宝店就不一样了,他们并不了解那里,就需要用泥巴来堵住摄像头。而且吴卓鑫和刘秀还有仇,或许就是趁机杀人报仇了!

这一切听上去有些可能,但吴卓鑫确确实实有不在场证明,他的员工会为了老板报仇而杀人吗?显然不可能的啊!

就这一点就把整个猜测打消了可能性,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思前想后没有结果,许亦昌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忙得团团转,可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上级只给了他三天时间,如今已过去一天半,他所背负的压力无比巨大。

一旦没有结果,他这辈子都别想再出头了,而且还会让他父亲对他失望。能得到父亲的认可,这是我同样所热切的东西,也知道这其中的艰难。从某些角度来看,我竟然和他也有相同之处。

或许,这才是我决定帮助他的真正原因吧。

看他那么急,我也想抽根烟,一掏兜,发现烟居然没了。我和许亦昌打个招呼,说是出去买烟,他没有理会,我便一个人出去了。

问了一下门口的警员,他告诉我,右侧二百米左右就有一家便利店,二十四小时开门。

来到便利店,却听到两个人在吵架。一进门,一个男人气冲冲拽着自己的儿子从我身旁路过,那个男孩儿还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着便利店老板手里拿着的一把玩具枪。

我要了一包红塔山,同时问那老板:“刚才怎么回事儿?”

老板无奈地说:“没什么,那孩子想要这把玩具枪,可他爸不想买。”

我听得出来这老板语气不对,不过也没有细问,只是说:“那枪多少钱,我买了。”

老板立刻高兴了,把烟和枪递给我,说道:“你儿子多大了,男孩子嘛,哪有不喜欢枪的。做人不能太抠门儿,何况是自己的孩子啊,你说对不对?”

我应了一声,拿了零钱就离开了。

我进店前明明听到他俩发生了争执,可这个老板一字不提,单单拿孩子说事,显然这里面有问题。或许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这把枪很熟悉。

回到卓鑫珠宝店,许亦昌正在和老候商议,不知道在说什么,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许亦昌看到我,兴高采烈地说道:“有了一个好消息,老候说刚才有人接到举报,说是第一次勘察现场的警员之中,有一人中饱私囊,偷偷藏了一枚戒指送给自己的老婆。只不过他老婆是个长舌妇,到处和人说,结果让平时不对付的人给举报了。”

老候让卓鑫和大黄金双方的人去查验了,很快就能知道戒指是哪一方的。

我并不觉得这个消息有多好,除非这枚戒指出现在一个很重要的地方。于是我问他,“这枚戒指在哪儿被发现的,那个警员有没有说?”

老候微微一笑,说道:“关键就在这里,那枚戒指是在刘秀卧室的沙发上发现的,就在刘秀的尸体旁,是现在发现的唯一一件赃物。”谁知这枚金戒指的出现意外揭开劫匪精心设计的阴谋。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