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券商触网电子证券要来金融百货跨界创新升温

发布时间:2020-03-26 15:56:33 阅读: 来源:快递厂家

□晚报记者 王毅鹏 报道 制图 任萍

招商证券、华泰证券、海通证券曝上线非现场开户系统

随着券商牌照放开的预期加强,上周券商股集体下挫,而利益奶酪的重新分配已箭在弦上。券商牌照的预计放开事实上仅仅是大金融格局下的一个缩影,随着一系列金融牌照的放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业经营大金融版图正浮出水面。银行、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私募最终很可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拣菜。谁抢了谁的饭碗,谁动了谁的奶酪,目前还是未知数。选择做“专卖店”,还是做“百货公司”?牌照相对放松之后,这也是各金融机构马上面临选择发展道路的问题。

业内专家则认为,金融行业的混业经营正在迅速发展,分业监管体系无法适应混业经营的金融机构和市场的发展。改变目前金融分业监管格局、建立统一的金融监管机构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

【现状】

牌照放开 垄断不再

由于大智慧和东方财富是上市公司,在年报披露的关键时刻,不愿对外透露业务方面的信息。但是据多位知情人透露,东方财富和大智慧都在筹备“电子证券”业务。

“除经纪业务暂不能做,其他证券业务都可以操作。 ”知情人士透露。在其他业务方面,投行业务依然是券商强项,互联网公司缺少这方面的基因,不会贸然开展。于是,资产管理业务以及从经纪业务部门分化出来的投顾业务,或成为互联网公司进入证券行业的落脚点。

东方财富早在2012年2月份,第一批获得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牌照,已经踏入金融领域的具体业务。据业内透露,东方财富的基金注册人数在独立基金销售行业排名已经数一数二。

在基金销售方面,具有互联网背景的一些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也在探索基金投顾以及基金资产管理业务。除了给客户基金组合的配置建议,还有公司开发了FOF产品进入资产管理业务。而过去,FOF产品是传统金融机构如券商资管发行的产品。

据悉,大智慧也在积极申请独立基金销售资格。去年,大智慧招聘了一大批可以从事投顾业务的行业研究员。如果这两家机构取得“电子券商”牌照,那么这对券商资管乃至整个泛资产管理行业都会造成冲击。

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也对金融牌照虎视眈眈。在阿里推出小额信贷业务后,两会期间,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说,正在考虑申请相关金融业务牌照,部分金融网站甚至传出正在寻找洽购券商的消息。

“年内电子券商牌照获批可能性很大。 ”北京大学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表示,如电子券商可以凭借技术和渠道优势,提高效率并降低成本,将对传统券商的部分业务造成较大冲击。

长期以来,券商牌照一直以特许经营的方式而处于相对垄断地位,享受着相对的垄断利润,境内民营资本和私人资本则很难涉足其中。如果说以前是考虑金融市场安全,保护境内资本的话,那么在加入世贸12年后,已是今时不同往日。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突飞猛进,投资者队伍日渐壮大,券商牌照没有理由继续以特许经营的方式将合法的非国有资本拒之门外。

券商触网 箭在弦上

“今年将是互联网金融元年。 ”某券商公司负责人昨日对记者表示,随着券商牌照的放开,利益奶酪的重新分配已箭在弦上。

据媒体披露,大智慧、东方财富等IT公司都有进入证券行业的准备,正在筹备电子券商业务。 “我们有专人负责牌照申请,希望年内能够获得批复。 ”大智慧内部人士透露。

3月25日,中登公司发布《证券账户非现场开户实施暂行办法》已经引起证券公司的震动,而具有IT基因的软件、互联网公司如果再进入这个行业,或对行业格局造成进一步冲击。

据悉,管理层初期并不会对电子券商放开经纪业务,而是先从券商涉足的其他业务进行突破。这意味着,资产管理、投资顾问等证券公司现在从事的业务门槛将率先被打破。

今年年初,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在“中国资本市场学院资本市场产品创新研讨班”开班仪式上的讲话重点提到了互联网金融,并且对这一新生事物态度坚决。

张育军说:“互联网金融,很多券商恐惧、害怕互联网金融,我们必须要现代化,金融已经进入了电子化时代,我们还在用传统的方式,靠牌照赚点小钱,我们号称处在中国资本市场最前沿,却对新生事物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包括一线的证券公司。有券商老总跟我说,慢点行不行,互联网放开就把我们害死了。业务能不能关起来,不能让他们随便设立,不然我们就会破产了。互联网金融今年必然要突破,协会已经开过会了,在做准备,这块是要加大的。 ”

距离张育军说话3个月后,3月15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 《证券公司开立客户账户规范的通知》,取消了现场开户的硬性规定,客户可通过见证、网上及证监会认可的其他方式开立账户。 10天后,《证券账户非现场开户实施暂行办法》就颁布实施。

招商证券、华泰证券、海通证券都已经曝出上线非现场开户系统。预计4月份,会有更多的证券公司上线这类系统。

“电子证券终于要来了。 ”当一家券商人士得知大智慧、东方财富这样的软件、网络公司也要涉足券商业务的时候说,“这一天迟早要来。 ”

攻城略地 削弱收入

不久的将来,无论是以贷款为主的担保公司还是资本大佬藏身的私募,甚至是电商巨头都有望设立证券公司。业内人士预测,证券业将迎来大洗牌的可怕时代。

受前述消息影响,上周四券商股领跌沪深两市,跌幅5.74%,居第一。19只券商个股全线下跌,收盘无一飘红,其中东北证券跌10%,领跌券商板块,除中信证券跌3.92%、太平洋证券跌4.02%、方正证券跌4.62%小于5%外,其它跌幅均超5%。上周五,券商股表现再度疲软,截止收盘,券商股跌1.44%,跌幅居首。个股普遍下跌,方正证券跌4.17%领跌,招商证券跌4.13%,东北证券跌3.26%,光大证券、国海证券和宏源证券跌幅超过2%,西南证券跌1.71%,

券商股领跌两市,券商牌照放开果真如此可拍吗?实际上,根据去年修订的《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境外股东持有境内证券公司股权比例由不超过33%升至49%。有专家呼吁,在此背景下,国内民营资本、私人资本是不是也该获得与国资和外资同等“待遇”呢?

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动向看,管理部门若要放开券商牌照,最优先考虑的可能是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对门户网站发放牌照。为此,有人喊证券业“狼”来了,认为互联网证券商的进入,将对现有券商的客户攻城略地,券商的收入将进一步削弱,这不仅意味着行业冬天的来临,还将导致一大批券商消亡。

券商牌照的放开,无非是让行业回归正常的市场竞争局面,打破此前特许经营带来的相对垄断格局。而对互联网企业发放牌照,无非就是交易方式和运营方式的改变。从国外经验看,无论是美国嘉信理财证券公司开创的折扣型经纪服务商模式还是其他模式,都只是促进美国证券业差异化服务竞争格局的形成,高盛依然是高盛,大摩依然是大摩。

前些年在新设证券营业部放开时,类似的情景也出现过。在此项政策酝酿之际,市场上也有人杞人忧天地预测,此举将加速中小券商洗牌,券业将迎来新一轮并购潮等。几年过去了,除了加速证券交易佣金进一步市场化,以及向投资者让利外,并未见有多少中小券商倒闭或被收购。相反,那些前两年新设网点过多的券商,迫于经营压力,有的甚至开始关闭或重新布局网点。

随着券商业务类牌照限制的逐步放开,未来行业竞争加剧在所难免,更值得重视的是,随着新进入者的加入,行业加速整合的趋势将更为明显。有券商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未来加入行业竞争最可能的是参股券商的一些银行等机构,或者有一定业务优势的相关金融机构。但从国外经验来看,整个金融市场中,走在前列的券商还是以其专业能力形成比较难以迅速模仿的竞争力,并且在牌照放开后,有较大可能打通整个金融产业链。因此,未来有较强竞争力的券商通过整合,形成独特竞争优势的可能性较大,而行业也将随之受益,整个行业的净资产收益率有望向国际看齐。

前述分析师表示,即使牌照放开,现有券商依然较有优势,通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其在创新业务方面已经形成一定竞争力。自主创新能力较强的大中型券商已经在创新发展领域取得了领先地位,随着创新业务的深入,对传统业务依赖程度较高的部分区域性中小券商的竞争力将逐步减弱,行业分化加剧,行业集中度将有所上升。

跨界金融 流行借道

券商牌照的预计放开事实上仅仅是大金融格局下的一个缩影,随着一系列金融牌照的放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业经营大金融版图正浮出水面。

时下金融行业创新流行“借道”:证券业抢信托和银行的“饭碗”,6月以后可以发行公募基金;基金利用子公司专户等也在突破原有领域;期货业资管放开,也将触角伸到其它领域……当前各金融机构的相互渗透,合作与竞争,有能力的拓展创新边界,无实力的出借通道赚取规模。

这种“跨界”创新态势升温,一方面是为适应投资者的全面需求,踏准各个市场运行此消彼长的节奏;另一方面,是瞄准了各个市场之间存在的套利与对冲机会。此外,在金融政策开放的大背景下,金融牌照放松,大金融概念应运而生。

而金融行业的全牌照集团军最受关注。方正集团旗下方正证券刚刚收购信托公司后,又宣布进军期货公司。方正集团副总裁李国军表示,平安以保险为龙头,中信以银行为龙头,而方正则以证券为龙头。

对于银行业而言,混业经营的步伐一天也没有停止过。继去年6月工行控股金盛人寿获得保监会批准后,农行作为五大行进军保险业的收官之作,也是增资金额最大的银保联姻,也终在去年获得监管层正式批准。自此,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大行的保险牌照全部落袋。

进军其他金融行业的并不仅仅是五大行,股份制银行近年来也在金融混业经营的战场上开辟新的领地,但是步伐却进度不一。

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已上市的16家上市银行当中,交行的金融牌照种类最多,除了银行以外,交行拥有证券、基金、保险、信托等6种金融牌照,建行、农行分别拥有5种,工行拥有4种金融牌照,此外,中行、中信银行另拥有3种金融牌照,兴业、民生、招行另控股两种金融公司,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南京银行各另拥有1种金融牌照,平安银行和华夏银行目前并未获得除银行外的证券、基金、保险等金融牌照。

【选择】

“专卖店”,还是“百货公司”

是选择做“专卖店”,还是做“百货公司”?牌照相对放松之后,各金融机构马上面临选择发展道路的问题。

“虽然我们也在做通道业务,但并不是主要的。 ”一家期货公司的负责人透露,目前各家大机构,包括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如果有投资实力都希望依托自己的牌照做大,把客户聚集到自己手上,而放开来做通道业务的多是一些综合实力不强的小机构。

随着新修订的《基金法》实施,私募行业有望进一步发展,部分私募公司开始走向综合性道路,股票、债券、量化对冲、股权等领域均有参与,很多私募股权机构也在参与二级市场投资,包括二级市场的直接投资和定向增发,也会参与很多上市公司私有化的投资。

深圳市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丁宝玉认为,新修订的《基金法》对于阳光私募基金、私募股权基金是非常大的进步,因为能够通过公开的市场去发行公募基金,这样的诱惑非常大,三五年之后,中国大量的阳光私募基金也好、PE基金也好,他们一定会涉足公募的市场。

理想非常美好,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未来还是围绕金融中介投融资需求,我们暂时还没有打算往别的领域去做”。一位券商老总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先做专业化。

深圳市天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康晓阳表示,私募并不一定想做公募,公募和私募天生的血液基因是不一样的。他觉得过去私募因为没有身份证,很多是借信托、券商、银行的渠道,而现在的私募越来越公募化,无穷的产品,全部被渠道绑架,所以接下来最大的改变,可能是私募可以真正做私募了。

深圳市明曜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投资总监曾昭雄的看法值得关注。他认为,作为个体,资管业务想做一切的东西,既想做主动型基金,也想做指数基金,又想做债券基金,还想做专户,现在还想做所谓类银行业务,什么都想做;但对市场来讲,投资者的需求永远是有限的。就像在消费品市场做消费品一样,要找准定位,个体公司的定位是什么,不可能给这个市场提供所有的产品,不管是公募还是私募,定位是怎么样的?投资理念是什么?给市场提供什么产品?专注什么领域?能做好什么?

目前,券商资管业务大放开已不是新鲜事,而资管新政实施四月以来,行业发展步入狂飙突进阶段,强者恒强态势清晰。据Wind数据显示,2012年10月22日至2013年2月22日成立的集合理财产品已达245只,而上年同期仅成立42只产品,同比增长超过5倍。最新数据显示,券商资管规模已突破2万亿,除定向业务井喷外,集合业务新产品发行也步入快车道,多空分级产品、折价主题产品、指数产品等层出不穷。

安信证券一分析师表示,在牌照放开后,整个金融产业链的通道将打通,券商需要有自己的专业化特色才能保持竞争力,“大型券商机构会非常有优势”。

券商已经通过发行各类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抢占了银行短期理财的空缺。之后发公募产品,必然会去抢基金的“饭碗”,甚至还有人表示会扩大到一般消费品的网络销售……

券商创新的方向之一就是向其他领域拓展。私募可以发行公募业务,保险公司也可以做私募业务,加上公募的专户、券商的资管、期货的资管等,大金融时代泛资管雏形初显。

【盲区】

大金融版图叩问监管效率

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泽民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一份关于构建统一的金融监管机构的提案,这是他第2次提出类似的提案。 “从我国金融已经发生深刻变化的事实和发展趋势看,金融行业的混业经营正在迅速发展,分业监管体系无法适应混业经营的金融机构和市场的发展。改变目前金融分业监管格局、建立统一的金融监管机构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 ”黄泽民说。

近几年,创新金融产品层出不穷,相当多的创新金融产品都是横跨不同金融领域的。例如,有些金融产品横跨银行和保险两个金融领域;有些产品横跨银行与证券两个领域;有些产品横跨信托与证券。对于横跨不同金融领域的产品,由谁审批?由谁监管?黄泽民担心各种跨业界金融产品的出现,引起金融监管责任的模糊。 “似乎谁都可以审批、谁都可以监管,实际上有可能导致谁也不管的监管真空或监管边际地带。 ”

与此同时,黄泽民发现跨业界金融机构的组织创新已悄然出现,从而引发由哪家监管机构对其实施监管的问题。即使在我国实施严格的金融分业经营的时候,仍然存在若干家混业经营的金融机构,其主要存在形态是金融控股公司。这类金融控股公司不但拥有商业银行,同时还拥有证券公司、信托投资公司等不同业界的金融机构。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竞争的激化,不同业界的金融机构通过单向参股、相互持股等方式部分地实现了混业经营的目的。也有金融机构通过收购兼并、新设等方式成为跨行业的金融集团。

除了跨业经营外,跨界经营的现象正在逐步扩展,主要是金融机构不限于特定业务范围,兼营其他行业的业务。例如,银行除了做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之外,还从事非金融企业债券的发行(中短期票据),券商、证券投资基金等也开始通过设立子公司的方式从事信托产品的发行,除信托公司之外的金融机构发行信托和类信托产品已经是普遍的现象。

金融交易所上市交易的产品主要以金融衍生商品为主,衍生商品的主要特征除了具有资金杠杆作用、交易方向的选择性、期限结构隐含风险与收益等特点之外,把不同业界的产品结合为一种产品,也是新产品的主要特点。

“对以金融衍生商品交易为主要对象的金融交易所的监管,应该由综合性的监管机构来实施。”黄泽民说告诉记者,混业经营不但是国际潮流,也是金融发展、深化的必然结果。美国、日本已经放弃了严格的分业管理,欧洲大陆采用的综合银行制度本质上也属于混业经营模式。而且,外国金融机构纷纷进入我国金融市场,它们通过业务创新可以比中资机构更加容易地绕过我国分业经营的管制,导致金融监管的效率大大下降。

事实上,我国管理层已于近期允许部分金融机构进行混业经营的试点,以适应金融混业经营的国际潮流。 “分业监管模式适用于分业经营管理模式,混业经营模式要求采用混业监管模式,只有这样,才能够提高监管效率、降低监管成本。”黄泽民认为,为了降低监管的制度性摩擦成本,扫除监管的真空地带及业界结合部等监管盲区,有必要设立一元化的金融监管体系,从而提高监管的效率。

(新闻晚报)

肺炎怎么治疗呢安徽合肥去什么地方治好

戒毒需要注意些什么戒毒过程中吃什么好

男人习惯性早泄怎么办

冬天鱼鳞病患者怎么护理

相关阅读